勞工三權與勞資平等─社會權之9 – 台灣憲法學會

勞工三權與勞資平等─社會權之9

民主憲政國家的勞工,都擁有團結權、團體交涉權、爭議權,一般又稱「勞工基本權」,或者「勞工三權」。

台灣勞工人權最大問題,在於平時集體權利意識薄弱、政府消極不作為,甚至偏袒資方。

台灣勞工人權的最大問題,在於平時集體權利意識薄弱、政府消極不作為,怠忽國家義務,甚至曲意偏袒資方。

工業革命之後,雖然促使專制封建體制的瓦解,但是,工業化追求大量生產的情況下,大部分的人都成為少數資本家所雇用的勞工。勞雇關係在形式上,看似各 別擁有雇用與被雇用的自由。

但是,現實上,由於雙方在經濟實力的差距,以及勞雇關係的從屬性,使得雇用者階級(資方)在廣大勞動市場上,掌握予取予求的的絕對主導權,致使個別的勞工,根本無法對抗雇主,也無法平等要求妥當的待遇與勞動條件。

這種失去對等、均衡的「勞雇關係」,更使勞工的待遇及工作條件日益惡化,資本家與勞動者的生存條件差距持續擴大。

因此,為了避免激烈的階級對立,國家權力必須適度介入私社會的勞雇關係,現代人權體系也必須保障勞工基本權,讓勞雇關係進入「實質平等」,真正落實自由與平等的人權保障。

勞工基本權的享有主體─勞工定義

一般人權的享有主體,是指全體國民,但是勞工基本權的享有主體,則限定為勞工,因此有必要先釐清勞工的定義。勞工基本權所稱的勞工,是指,「以提供勞動力,換取薪資,維持生活者。」

因此,勞工包括勞動者、上班族、公務員等薪水階級,也包括求職中、失業中等「必須」依賴薪水才能生存的弱者。反之,自營業者,農、漁民等,如果不存在經濟上從屬(勞雇)關係,而自負盈虧者,即不屬於勞工基本權所討論的勞工。

勞工基本權的形成背景─實質平等
資本主義自由經濟體制下,勞工與雇用者之間的契約關係,屬私人之間的自由關係,國家權力不應介入干涉。但是,勞資之間的實力不均衡,必然導致勞動條件、待遇、環境日益惡化,貧富差距,進而社會的矛盾與對立。

因此,民主憲政國家保障勞工基本權,是為了使居於劣勢地位的勞工,藉由國家權力的介入,而能夠跟資本家、雇用者處於對等的地位,相互協調雙方的關係。

勞工基本權的保障樣態─勞工三權

勞工基本權主要保障勞工團結權、團體交涉權、爭議權,因此,一般又稱為勞工三權。

勞工三權是一個整體的權利,主要是以落實勞資對等交涉的團體交涉權為核心,希望勞工藉由和諧理性的與雇用者交涉,順利解決雙方的矛盾對立。

然而,但在此之前,必須以勞工團結權為基礎,否則單以個別勞工的力量,根本無法實現勞資對等交涉,同時,主要包括集體罷工等的爭議權,更是落實真正平等交涉的後盾性實力。

因為勞資雙方的團體交涉若破裂,無法達成雙方合意的協約時,資方仍居於有利地位,甚至面對勞工集體罷工,也經常無所不用其極的進行分化工會,或另尋勞動力解決。

因此,賦予工會有發動罷工與各種抗爭,對資方形成壓力的爭議權,更是促使資方恢復交涉,重新談判解決問題的重要機制。

換言之,爭議權是制約資方不可無視團體交涉,進而保障勞工權益的最後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