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三權的法效果─社會權之10 – 台灣憲法學會

勞工三權的法效果─社會權之10

勞工團結權或爭議權,在本質上極為類似一般國民所享有的結社自由與集會自由,因此,如果沒有不同的特別法效果,那就不必另外再形成不同的人權保障。既然特別再保障的勞工基本權,必然要具備以下積極的法效果。

華隆罷工!

華隆罷工!民主憲政國家保障勞工的罷工權,必須再予以刑事免責、民事免責以及排除資方秋後算帳的行政救濟制度

1、刑事免責

保障勞工基本權之行使,可不受國家權力,特別是刑罰及行政權的究責。國家若發動警察權或刑罰權,進行規制勞工基本權,甚至採行任何否定勞工基本權的國家行為,均屬違憲而無效。

換言之,勞工或工會正當行使勞工基本權,不得成為追究刑責的對象,國家不可發動刑罰權來處分勞工。

例如,在罷工爭議過程,資方為了回復生產而聘用新員工時,工會得阻止其進入生產工廠,此舉不屬妨礙自由追究刑責的對象。

2、民事免責

國家必須行使立法權及司法權,介入勞雇關係,修正民法契約自由原則及私有權自由原則,對雇主課以必須容忍勞工行使勞工基本權的義務。

因為勞工基本權的原點,乃基於保障勞工而賦予的權利,倘勞工因行使此項權利,反而有失業及承擔損害賠償責任之虞,則其存在就完全失去實質意義。因此,勞工不應該因為行使勞工基本權,而成為民法追究損害賠償責任的對象。

勞工所要爭取的權益,經常只是區區每個月增加幾千元的待遇,或是一年多幾天的休假。如果因為罷工、怠工等合法行使爭議權,而造成資方的損失,就必須由勞工承擔民事賠償責任,爭議權的保障等於有名無實。

因此,國家必須立法確保勞工,在正當合法行使勞工三權的情況下,雇主不得追究民事賠償責任。

3、排除不當差別與分化

國家權力應立法規制雇主,嚴禁以意圖弱化「勞工三權」為目的,而進行差別待遇的弱化或分化手段,必要時,應以行政權主動介入,積極協助並救濟受迫害的勞工或工會幹部。

例如,任何阻撓「勞工三權」的法令及契約無效,早期最常見的就是雇主以「不加入工會」做為雇用新進人員的條件,或者對工會幹部進行實為恐嚇的差別待遇等。

因此,國家有義務在立法及勞工行政制度上,確實保障勞工與工會幹部,不會因為正當行使勞工三權,而導致職務、待遇、工作條件與環境,遭受雇主的任意更動等。

包括國家必須根據勞工或工會的申訴事實,對雇主發佈恢復原狀及其他行政命令,甚至訂立罰則對雇主加以處罰,有效確保勞工基本權的行使,不受雇主的任意弱化或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