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權與國家義務─社會權之3 – 台灣憲法學會

生存權與國家義務─社會權之3

生存權是社會權的核心部分,也是一種必須長遠規劃,長期對應的權利保障。若要確實有效的保障,必須有一個自由、民主、穩定的政治體制做基礎,進而落實以下的目標。

勞工119自救大遊行,抗議馬政府政治背信,侵害勞工退休老本。

勞工119自救大遊行,抗議馬政府政治背信,侵害勞工退休老本。

1、預防措施與實質保障弱勢

生存權保障的類型,若從目的及功能來看,可以區分為預防貧弱者出現型及對弱者實質保障型。前者是平時就以各種社會安全保險制度,事先預防避免弱者的產生。

例如,國民健康保險制度就是預防因為重大疾病,致使個人無法負擔龐大醫療費用,造成整個家庭突然陷入困境。

又如,失業保險制度是為了防止勞工因為突發性因素,失業沒有收入,生活費用無著落。

另一種類型是,針對實際上已經陷入生活困境的弱者,應以各種具體實際的福利制度,協助其保有最低的生存要件。

例如,對身心障礙者的生活必須特別加以保障,對孤苦無依老人、幼兒的生活,應特別照護等。

2、弱勢優先到全體國民與環境安全

生存權優先保障的對象,是生活在社會底層的特定弱者,國家應該積極支付其生活所需要件,並設法改善其條件,促使早日自立的回到一般的社會生活。

其次,生存權也保障一般的國民,以各種社會保障制度,保障其一生免受生活壓力的威脅。

最後,生存權進而整體性保障所有的人,可以享有生存所需的基本要件及良好的生存環境空間,因而延伸而出環境權的憲法保障。

3、制度化生存權有賴健全民主法治

國家保障社會弱勢者的型態,可說是生存權形成初期的重要核心,故稱之為「典型生存權」,必須優先的保障。

然而,隨著生存權理念的普遍化,國家亦逐漸發展出以長期規劃的方式,由個人在平時自立自主的參與保險制度,確保未來生活所需的保障,一般又稱此為「制度化生存權」,屬於國家應該介入規劃的制度化保障。

由此亦可知,沒有民主、法治與健全政治、社會體制的國家,是不可能有效保障國民的生存權。

例如國民所參加的各種保險,三、四十年後,年老退休要利用時,卻因為政府貪污、通貨膨脹、甚至革命政變而國家崩潰時,不但所繳費用血本無歸,所賴以生存的各種保障亦同時幻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