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權之權利主體─社會權之5 – 台灣憲法學會

學習權之權利主體─社會權之5

過去所謂「教育權」或「受教育權」,在字義上都顯示出某「教育主體」有權教導「學習客體」的概念,使得真正享有權利的學習者,反而無法顯示出主體性格。

因此,「學習權」才是真正以人為本,且符合人權理念的正確稱呼。

例如,過去在「教育權限何在」或「教育權主體」的論述,曾經有國家教育權說、國民教育權說、教育權不存在說等等的主張。

若從學習權保障的角度,教育者、教育機關或教育體系,都應該是以學習者為中心而存在與作用,理論上,沒有教育「權」的存在空間。

在人類社會發展過程中,國家權力與人民學習知識的關係,基本上可區分為三個類型;

專制統治培育順民:過去專制統治者或殖民帝國主義國家,對人民或殖民地,都採取壟斷教育,並把教育當做工具,經由灌輸思想的過程,培養出順從的臣民,成為效忠的馬前卒,追求富國強兵的目標。至於人的知識成長與否,對人類進步發展有助益否,都屬次要問題,甚至被完全忽略。

捷克愛國畫家慕夏畫作!捷克長年遭受異族統治,學童無法在校學習母語,因此,女童在憤怒中受教育,母親也痛苦哭泣!

捷克愛國畫家慕夏畫作!捷克長年遭受異族統治,學童無法在校學習母語,因此,手持書筆的女童在憤怒中受教育,母親也痛苦哭泣!

教育私事化:為了避免人的思想、價值觀等,不受國家權力的影響,因而排除國家所主導的統制教育,由私社會自行處理有關教育的問題。然而,如此很難避免社會上巨大組織體介入教育,形成教育地位的不平等。

同時,因為不同的教育內容,使人與人之間失去共同生活及溝通上的基本共識。例如,缺乏公共教育、公民教育的結果,使教育私事化必須重新檢討。

國民主權之學習權:隨著民主化的發展,國家權力掌握在國民手中,並進而形成現代化國家的國民公共教育,使教育成為國家應介入事項,並保障學習者成為主體的學習權。

專制國家的主要教育目的,是以國家或獨裁者的存在與發展為中心。例如,戰前日本的教育即屬此類,1900年由天皇頒布的「教育敕語」中,即規定教育是國民義務,目的在於培養「忠君愛國」的皇民,從而達成富國強兵的目的。

其實,戰前不只日本,在專制獨裁國家都很常見這類型態。即使是在戰後,許多專制獨裁者為了發展經濟,而實施的國家教育,也常常不脫這個本質。

然而,民主憲政國家的教育目的,主要目的有二,首先,希望藉由受教育使個人具備獨立自主的能力,此即以個人之生存、幸福為中心的目的。

其次,希望經由受教育使個人得以適應社會,繼而有能力參與維護國家的政治與經濟秩序,使國家持續發展,此即以公共福祉為中心的目的。

在憲法保障人權的概念之下,任何有關教育的重要規定,都必須先由國會制定成法律,採取絕對的「法律主義」。同時,受教育也不再是國民的義務,而成為國民的權利。

特別是為了保障兒童的學習權,除了國家必須提供教育設施,同時還會課以家長有使子女接受完整基礎教育的義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