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治、法制與法治─勞動節談關廠勞工抗議 – 台灣憲法學會

人治、法制與法治─勞動節談關廠勞工抗議

勞動節前夕,一群16年前遭資方惡性關廠的受害勞工,再次被逼得集體到勞委會前絕食抗議。因為現在的政府出爾反爾,竟不惜斥資廣聘律師團,以「追討欠債」的罪名,起訴當年受害勞工。

「全國關廠工人連線」靜坐抗議,訴求勞委會「撤銷告訴」

「全國關廠工人連線」靜坐抗議,訴求勞委會「撤銷告訴」

在此,謹以「法治主義」的論述,探討台灣人民曾經一度以為台灣已是民主法治國家的幻想。事實上,在台灣,所謂人權根本始終處於極不確定的狀態,必須仰賴人民的團結抗議、流血爭取;或者碰運氣地期待統治者的善意。

首先,必須理解的是,人類自有國家型態以來,所架構的統治方式,主要可分為人治、法制與法治三大類型,茲分述如下;

人治:即由獨裁者個人或少數統治集團,依其喜好來決定國家政治的運作,因此,政策法令的制定、執行、判斷合而為一,完全憑獨裁者或少數集團的意志,因此,「朝令夕改」、「令出必行」也不足為奇。

在人治之下,如果運氣好碰到開明專制的領袖主政,人民尚能在感謝德政之餘,過著安定生活。但若遇到專制不仁的獨裁者,只有眼睜睜的看著國家社會,步向悽慘之境,無能為力。

法制:又稱「法律國家」,即由國家(統治階級)制定各種法律,行政機關因為有客觀的法律標準存在,得以依法公平、公正、嚴格的執行。

同時,司法機關也完全依照法律獨立審判,不受外力干擾,得以維持判決的公正、公平性。

但是法律國家的主要問題是,其立法機關並非由國民定期選舉產生的代表所組成;或者形式上雖有選舉,但是,並未非依照國民主權原理的民主選舉,而任由統治集團操縱選舉結果,也不受民意的監督與制衡,因此立法內容無法正確反映民意及國民的需要。

這種完全無視民意的立法者,制定的法律內容先天即不妥當,即使公平、公正的執行與審判,在惡法亦法之運作下,國民的權益就完全失去保障。

更甚者,此時法律根本只是統治集團的工具,立法目的只是為了方便專制體制的有效統治,絕非保障全民福祉的社會規範。

法治:又稱「法治主義」或「法治支配原則」。實行法治的國家,基本上必然存在著依照立憲主義原理所制定的憲法,明確宣示國民主權,保障基本人權,規定權力分立制度。

因此,法律的制定,是由定期選舉產生民意代表所組成的立法機關負責,再交由行政機關公平、公正的執行,若有爭議則由獨立的司法機關依法公平、公正的審判。

更重要的是,法治主義之下,立法機關雖然代表民意制定法律,但並非「國會萬能」,同時也並非多數決即可制定任何法律。

因為立法機關除了接受民意監督,並依國民意願與需要,制定保障國民福祉的法律之外,更受憲法拘束,不得制定侵犯基本人權及違反憲法的法律。

因此要達到實質的法治主義,首先便必須確立憲法的最高性原則,及對行政、立法、司法三項國家權力的運作,具有拘束的力量。

亦即,除了藉由國民定期改選的機制,監督立法機關之外,立法機關所制定的法律,不論是在立法過程(提案、討論、表決)或是其內容都必須符合正當性原則。

同時一旦有違憲侵害人權的疑慮,也可以由獨立、客觀、公正的司法機關,進行違憲審查,來判定法律是否違憲無效,保障國民的基本人權不致受到侵害。

法治國家的成立,有很多先決條件,其中最主要的因素,卻是主權者——國民的態度。

如果國民對威權逆來順受,對憲法漠不關心,自願當「順民」,對立法機關所制定的任何法律,視為理所當然,同時也放任違憲審查制度,淪為只會配合統治者進行憲法解釋,則「法治」之建立,將永遠遙遙無期。

反之,如果國民能有所覺醒,積極形成抵抗惡法及威權的決心,不願讓下一代的子孫繼續生活在不公平、不正義的社會中,那麼「法治」國家才可能有實現的一天。

美國第三任總統傑佛遜曾說:「自由民主之政府,不是基於國民之信賴,而是經由國民不斷的猜疑與警戒而建立」。此語道出追求「法治」國家的唯一途徑。

兩百多年以前美國開國元勳的真知灼見,在今日的台灣社會依然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