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獨立之制度性保障 – 台灣憲法學會

司法獨立之制度性保障

司法最主要的本質是「獨立」,如何維護司法獨立,是權力分立的重要課題之一。必須保障司法機關獨立於其他國家體系之外,才能從外部做客觀、公正的裁判。

一般探討司法獨立,主要涵蓋三部分,司法機關獨立、法官職權獨立、法官身分保障。

一、司法機關獨立

司法機關獨立,是要求以法院為主體所構成的司法機關,必須獨立於其他國家機關之外,不受其他國家權力機關之影響,同時在必要的範疇,應維持司法機關自主性,以免因而受制於其他機關。

憲法保障三權分立、權力制衡的體系中,已明確保障司法機關獨立,這是司法獨立的核心部分。

除此之外,司法機關為維持獨立所必要的各種自主性保障制度,也必須以憲法的規格來保障,以確保司法獨立,不受外部干涉。主要包括如下;

1、法官懲戒自主,不受其他機關介入、干涉。

2、司法人員任用自主,除憲法規定的最高法院法官之外,各級法官的任用、人事不受干涉。

3、司法行政自主,包括人事行政及事務行政自主之外,司法部門的財政亦特別保障其自主性。

4、規則制定權,保障司法體系內部的運作規範能自主決定,不受外部影響。

台灣嚴重曲解法官的自由心證,是司法不受國民信賴的最大原因之一

台灣司法不敢要求法官退出政黨,又嚴重曲解法官的自由心證,都是司法不受國民信賴的重要背景!

二、法官獨立之要求,更嚴於行政中立

保障法官職權獨立,從司法獨立的角度來分析,應涵蓋不受外部各種國家機關、政治勢力、社會力、輿論的干擾,也不受內部上級法官、法院的指揮監督,使個別法官能獨立行使職權進行審判。

此外,也要探討法官行使職權,應依據什麼從事獨立審判?法官行使職權之依據與拘束何在?

法官即使排除內、外部干涉而獨立審判,若完全依自己主觀心證、自主裁量,則無異於過去人治社會的「包公辦案」。

因此,法官獨立行使職權的同時,也要求法官必須超越自我,排除自己的宗教信仰、政治立場、倫理價值等主觀意識,純粹站在「獨立於外」的客觀立場,依據憲法及法律,針對認定的事實做判斷。

由上可知,法官獨立行使職權,除了要保障法官不受外在因素的影響,進行獨立審判,同時也要求法官必須獨立於「自我」之外從事審判,否則,就不是獨立行使職權。

三、法官身分保障考量

法官身分保障,是指憲法必須保障法官獨立行使職權的同時,對法官的地位及待遇,也必須特別予以保障。

法官「獨立行使職權」與「身分保障」是密切關連,且必須整體思考的重要體制。原則上,憲法應保障法官的身分不受任意剝奪或變動,如此才能支援法官獨立行使職權。惟有以下例外,得取消法官身分。

1、憲法規定的審查結果未通過。
2、依彈劾制度罷免。
3、身心障礙等醫學上因素,已無法適任法官職務。
4、屆法定退休年齡,通常在六十至七十歲之間。

至於法官身分保障的內容,主要包括如下:
1、待遇、薪資不受實質削減。
2、職務調動應尊重法官意願,建立制度化處理程序。
3、懲戒不得包括免職處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