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的形式意義─司法權之1 – 台灣憲法學會

司法的形式意義─司法權之1

各國憲法條文中,有關司法的重要規定,主要包括,「司法權屬最高法院及各級法院」及「維護司法獨立」。

因此,一般認定,掌握司法權的法院就是司法機關。然而,若認為法院或司法機關的權限就是司法權,實際上並非如此。

司法機關也擁有很多與司法無關的權限,例如,司法行政權限(行政)、訴訟相關規則制定權(立法)、人事權等。

反之,也有某些特定司法權,並不屬於法院或司法機關。例如,掌握在行政權的赦免,以及掌握在國會調查權的彈劾審判等。

日治時期的台北高等地方法院,現為司法院(司法大廈)

日治時期的台北高等地方法院,現為司法院(司法大廈)

因此,要理解司法的意義,可以從「形式意義」與「實質意義」來說明,亦即,以司法機關作用為基準的「形式意義」;以及以司法實際的作用及本質為基準的「實質意義」。

司法的形式意義

司法權屬各級法院(司法機關),因此,司法就是各級法院的權限及其所產生的作用。各國法院實際上擁有的權限,主要包括如下:

1.司法審判權,包括各種民事、刑事審判、行政審判、公務員懲戒等。

2.違憲審查權,由一般法院審查或另設憲法法院審查。除此之外,各國雖有差異,但幾乎都規定此屬司法機關擁有的權限

3.司法行政權,包括為維持司法獨立所必須掌握的人事、事務分配、預算編列、會計經理、訓練研修等行政事項。

4.規則制定權,有關法院訴訟手續、律師辯護規定、司法事務規範的制定等。

5.非訟事件,包括公證及民事關係之認定,例如,公證結婚、離婚、契約、抵押、信函存證等行政行為。

上述前二項可以說是與實質意義司法相同,後三項則是形式意義司法所涵蓋的部份。

此外,也可以從司法與行政的區別,以說明其中的差異;

1、被動要件

行政機關可以主動解釋法律並執行。司法機關則只能被動等待提起訴訟才能介入,即使法律執行發生爭議,若無任何當事者提起訴訟,則解釋、裁決權限並未轉移到司法手中。

2、程序要件

行政機關在判定爭議時,可以使用各種方式,當然也包括使用司法審判的程序。但是,司法機關只能依正當、法定程序進行獨立審判,例如,依據舉證、對質、辯護等。特別是司法獨立的原則,更是司法程序作用過程中的基本要求。

3、最終判斷

行政機關絕不可以成為最終的審判機關,否則違反權力分立原則,因此,任何行政判定必然有再進行司法審判的解決方式。反之,司法機關審判終結之後,再沒有其他的審判。

由以上探討,司法可以定義如下,「司法是對依法提訴之具體爭訟,在正當、法定程序運作下,尋求法律適用並解釋之,再做出最終法拘束力判決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