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的實質意義─司法權之2 – 台灣憲法學會

司法的實質意義─司法權之2

司法是指,對於具體存在的爭議、訴訟,經由獨立的機關,依法律作成決定的國家權力作用。因為司法與審判有關,故一般又稱之為「司法審判」。

但是,審判是指,當執行法律發生爭議時,由國家機關判決裁定的作用。因此,實際上,審判並不限定於司法機關,一般行政機關也有審判作用。

司法權的特質之一,就是「宣告法的拘束力」。但台灣行政權經常視如無物,造成人民抗爭不斷

司法權的特質之一,就是「宣告法的拘束力」。但台灣行政權經常視如無物,造成人民抗爭不斷

所以必須進一步探討,司法與審判之間的區別,才可以更加明確司法的實質意義。

早期的人類社會,紛爭發生之後,自然形成的解決方式,就是由當事者以外的第三者聽取雙方立場,做公正的判斷。

但是做判斷的第三者,不論是由士紳、貴族、國王或統治者、地方首長(縣太爺),難免受到主觀人為因素或政治力的影響。

因此,審判制度經過長期演變、改良,最後終於發展成為由獨立的司法機關,依法律來審判的「司法」制度。

由此可知,司法是權力分立體制下,與行政、立法互相制衡的作用,司法機關必須是不受任何其他國家權力機關干涉介入的獨立自主機關。司法同時必須是排除一切主觀因素,依法律客觀判斷的審判體制。

權力分立體系下,除司法機關可做判斷外,行政機關也有「審判」權,例如,判定交通違規與否、違法營業與否、公平交易與否,並有權加以處罰,這與司法審判又有何差別?

因此,要說明司法審判的本質,與其它審判不同之處,必須再由「司法」的三階段作用來理解。

1、「事實認定」,司法審判首先必須對爭議的社會現象,做具體事實存在與否之認定。

2、「適用之法何在的判定」,司法必須對已認定之事實,尋求適用之法律,更要對法律之內容深入體認加以解釋,以符合所認定的事實。

3、「宣告法的拘束力,唯有司法可以確定法律所能形成的拘束力,而且是國家權力作用「最終」的判定與宣告。

上述三階段形成一整體而連貫處理的作用,就是實質的司法作用。國家其他的權力機關,也許有其中第一、第二階段的作用,但是絕不包含「宣告最終的法拘束力」這一部分。

因此,司法實質的意義在於「對法宣示拘束力」、「對爭訟做最終判定」,這就是其他權限或機關,所沒有的司法權、司法機關、司法審判的本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