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審判之類型─司法權之4 – 台灣憲法學會

司法審判之類型─司法權之4

有關司法審判的類型,主要可區分為五項,茲分述如下;

一、民事審判

民事是指各種社會上私人間的爭議,在國家出現以前是由社會力自行解決。但是國家形成之後,即確立以下規範,使民事爭議成為司法審判管轄的對象。

1、制定民法,規定爭議裁決及調停的基準。

2、禁止以自力救濟方式,私下解決私人權益爭議。

3、制定「民事裁判訴訟法」及「強制執行手續法」,使國家權力解決私權爭議制度化。

二、刑事審判

刑事事件除了涉及私人權益之外,同時危害社會公益,因此國家權力必須介入處理。初期由於未能獨立運作,形成政治力高度影響的狀況,使處理日益困難。

因此必須具備以下要件,才能使刑事事件成為司法審判的對象。

1、制定刑法,確立罪刑法定主義。

2、規定嚴格法定手續,使刑事事件的逮捕、拘禁、審問符合人身自由保障基準。

3、排除政治力、社會力的干涉、介入,建立司法獨立審判體制。

4、檢察中立,不受行政機關指揮,真正代表人民、社會、國家利益。

三、行政審判

行政機關的行政處分,若屬依法行政且符合憲法規範,則可以拘束、限制國民權益。但是若屬違法行政,國民的救濟手段,即成為必須探討的重要人權課題。

從歷史發展來看,早期根本認為國家不會有錯,國民更是投訴無門。後來逐漸發展出,由行政機關設置處理機構接受民眾訴願,但裁判權限仍屬行政機關自身。

法治國家形成之後,不允許不受制衡的權力,當然必須避免由行政機關自我裁判,也不允許行政機關的裁判,成為最終的判斷。

2012年10月「中科四期」經高等法院依法判決撤銷開發許可定讞,但是行政權竟自行解釋可以如期開發,視三權分立如無物

2012年10月「中科四期」經高等法院依法判決撤銷開發許可定讞,但是行政權自行解釋可以如期開發,視三權分立如無物

因此,將行政爭議納入司法審判範疇,也是權力分立互相制衡的必然結果。行政審判主要有以下兩種型態。

1、司法國家主義型(英美法系)

此型認為國家機關亦屬「公法人」,所以無異於一般法人或與自然人的爭議,可以由處理民、刑法的一般法院審判,不必加以區隔。因此有民眾控訴國家的案例。

2、行政國家主義型(大陸法系)

區分公法人與私法人,因此另行設置行政法院,專門處理國家機關與民眾間之爭議。

例如,法國基於長期以來,司法與行政不斷對抗,因此,有關行政爭議,採取另設獨立於一般司法機關之外的行政法院審理,以避免兩者之間的對立。

值得注意的是,一般認為此一型態行政法院,仍屬司法機關。即使認為行政法院不屬司法機關,也應認定屬於司法權,否則將會與過去由行政機關自行裁決沒有差異,根本違反權力分立原理。

四、非訟事件

非訟事件是以審判以外的方式,處理爭議。例如,當紛爭尚未達到明確的權利、義務程度;或為防止紛爭擴大,而由司法機關以職權探查事實真象,提出解決方案,以一定程度的法關係,來化解爭議的方式。

目前各國司法機關基於私人間的關係複雜,常以非審判方式解決爭議,甚至立法規定某些事件應以非訟方式解決。

非訟事件的處理與審判有以下之差異。

1、司法(法官)之立場不同。一般審判應依規定尋求適用法律做出是非、對錯的判決。非訟事件則避免依法處理,而由司法依情、理裁量,提出解決方案。

2、程序不同。審判由當事者雙方搜證、互相對辯,法官必須以中立客觀態度對應。非訟事件則主張可以忽略,由法官根據當事者的證據,獨自以主觀態度提出方案,要求雙方接受。可以採用非當事者主義及非公開的程序。

3、對象不同。非訟事件的適用,限定在該爭議與社會隔離,並限定在當事者之間的法關係(婚姻、撫養、繼承),不致危及一般法秩序的情況下。

五、憲法審判(違憲審查)

有關法律、命令違憲與否及憲法解釋等爭議,以審判(審查)的解決制度,稱之為憲法審判(審查)。

首先,因為各國制度不同,有以審判型態為之,也有以審查型態為之,故一般都廣義以「違憲審查」涵蓋。

憲法審判採用附隨審查制(一般司法法院型)的國家,當法院在審判過程中,必須判斷引用憲法條文是否妥當、適用的法律是否違憲等,涉及憲法的審判、解釋時的用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