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憲審查的範圍 – 台灣憲法學會

違憲審查的範圍

違憲審查範圍,理論上,涵蓋「所有的」國家行為,及國家對內、對外之相關事項。但是,實務上,有待進一步說明,茲分述如下;

一、國內法規範

一切法律、命令、規則、處分及個別、具體的公權力行為,都是違憲審查的對象。法律除了國會制定的法律之外,也包括地方自治機關所制定的法規、或憲法賦予其他機關制定的法律。

例如,司法機關、國民投票(公投)所制定的法律。各級行政機關的政令、條例、處分命令都是審查對象。

美國加州2008年公投過關的《8號提案》(Proposition 8),否定同性婚姻,因而遭提起違憲審查。

美國加州2008年公投過關的《8號提案》(Proposition 8),否定同性婚姻,因而遭同志團體提起違憲審查。

二、國際條約

條約是否屬違憲審查的對象,學理上有肯定說,也有否定說。肯定說認為,可以宣佈條約無效;否定說則認為,條約是國家對外的承諾,應受限制不可片面宣佈無效。

兩說差異,從條約成立的過程來看,都有其理論基礎。依國際法規定,條約是基於國家雙方(或以上)合意才能成立。

因此條約內容確定後,都有國內批准的手續,此時國家若判定該條約違憲,可拒絕批准使條約無效。

然而,條約一旦經由國家合意且批准生效,要以違憲為由片面宣佈無效,也有必需檢討之處。

實際上,各國都把條約定位在憲法之下,與法律同位階,或規定條約應經由立法手續轉化為國內法,因此條約與法律一樣應成為違憲審查對象。

問題是,國家對內即使可以依據違憲審查制度運作,判定條約或相關法律違憲無效。但是,對外卻必須依國際法,承擔隨之而來的國家責任,包括以賠償、修改條約、廢除條約、認錯道歉來取得他國諒解。

因為依國際法原理,國家不得以國內因素(憲法規定)為理由,主張條約無效,當條約尚未依國際法方式變動之前,條約仍屬有效,當事國對外仍應遵守條約。

三、私人間法律關係(契約)及私法行為

私人間的相互合意所形成的契約,或私人間的各種行為,若與公共秩序有關,仍須受公法秩序拘束,必須遵守民法公共秩序的規範。

因此,若私人間的法律關係及行為,與憲法秩序牴觸,亦屬違憲審查對象。最典型的,就是勞資契約若違反勞工基本權的憲法規範,則為違憲無效。

國家從事私法行為,亦屬違憲審查對象。例如,國家收買土地行為,若屬依法強制徵收,則所作的「處分」,屬前述的「國內法規範」部分;若國家以一般商業買賣方式取得土地,則屬私人間契約關係。因為都是國家的行為,因此,都屬違憲審查對象。

四、立法不作為

國家積極行為(立法、行政)完全屬違憲審查對象,但國家消極不作為,則難以立證其違憲與否。立法不作為唯有在特定情形下,才可能成為違憲審查對象。

例如,憲法明文規定應「立法實施」、「另以法律規定之」,那麼,國會在「合理期間內」未立法,將成為違憲審查對象。例如,各種組織法、選舉法。

再者,有關社會權保障的部分,因為社會權與自由權,在本質上的差異,就是自由權的保障特色,在於排除國家的干涉介入,也就是要求國家的不作為;但是,社會權卻是需要國家積極作為才能獲得保障。

因此,若憲法明文保障的社會權,國家卻在這一部分「消極不作為」(不立法),當然會具體造成相關人權的受侵害,此時即成為違憲審查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