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玫瑰學運傳單─為何還不起而反抗? – 台灣憲法學會

白玫瑰學運傳單─為何還不起而反抗?

5月9日是德國學生運動「白玫瑰」(德語:Die Weiße Rose)的領袖之一蘇菲•索爾(Sophie Scholl)的92歲冥誕。

德國「白玫瑰」學運領袖之一蘇菲•索爾

德國「白玫瑰」學運領袖之一蘇菲•索爾

蘇菲•索爾在22歲時,與哥哥漢斯•索爾(Hans Scholl)等6名核心成員,在慕尼黑大學秘密散發了六份未具名的反納粹政府傳單,但遭到蓋世太保逮捕,並以「叛國罪」罪名送上斷頭台。

白玫瑰的傳單之一,「慕尼黑學生的聲明(The Manifesto of the Students of Munich)」

(節錄)對一個有高深文化的民族而言,最大的羞辱莫過於不加抵抗,讓一幫不負責任、行為見不得人的當政者來統治自己。今天難道還有任何誠實的德國人,會不以自己的政府為恥?

如果人人都坐待他人率先發難,報應女神將不斷地移動腳步,直到最後一位犧牲者,也被投入惡魔貪婪的血盆大口。

因此,吾人必須明瞭自己在這最後時刻所須擔負的責任,為掙脫人類的枷鎖、為反法西斯極類似的極權國家體制而抗爭。

請進行消極抵抗,無論何時何地,請阻止這個無神論的戰爭機器繼續肆虐下去。千萬別等到德國最後一個城市像科隆一樣被夷為平地。

國家從來就不是目的,唯有當他成為讓人類實現目標的條件時,他才具有重要性。人類的目標不外是提升個人的力量來促成進步。

如果有任何國家體制阻撓個人內在力量的發揮、妨礙思想的進步,即使她的思慮再細密、結構再完備,她還是有害而無用的。

我們當前的政府,只不過是一幫邪惡者所進行的專制統治,你可能會說:「這我們早就知道了,不需要你們一再重複。」

但是我想問問大家,既然你們都已經曉得了,那為什麼還不起而反抗?

慕尼黑大學門前的白玫瑰紀念碑

德國慕尼黑大學門前的白玫瑰傳單紀念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