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民教育下錯誤的國民義務概念 – 台灣憲法學會

愚民教育下錯誤的國民義務概念

過去在全體主義、專制體制下,所謂「國民義務」,賦予國家權力可以限制人民的財產權,向其徵稅;可以限制人民的學習權,施以統制思想的制式教育;可以限制人民的人身自由,要求從軍為領袖犧牲。

不要再笑北韓了!台灣歷經過的歲月

不要再笑北韓了!看看台灣歷經過的歲月

現代人權保障體系下,國民義務被定位是「為了實現基本人權的義務」。所以教育是為了實現參政權、生存權;納稅是為了實現社會權保障;防衛則是為了實現國民可以生活在不受威脅、自由幸福的社會。因此,憲法學上稱之為「權利性義務」。

長期愚民教育的錯誤觀念

長期來,談到國民義務,常被誤解為國家權力可以強制國民做什麼,或規範國民必須如何的觀念。這是明顯區別統治者與被統治者的體制之下,非常不健全的概念。

就現代立憲主義憲法學而言,國家必須基於正當理由,才可對國民課以義務。亦即要求國民盡義務,必須基於保障人權體系更完整運作的最終目的,才具備正當性。

簡言之,對國民課以義務,若不能有助於其他人權保障,即有違現代人權理念。因此,義務變成是人權調整理論的具體內容之一,必須是為了人權、全體國民更幸福等的前提下,才可要求國民承擔義務。

因此,要求國民遵守憲法義務,絕不是指國民必須遵守白紙黑字的憲法條文或,遵守國家公權力的運作。

相反的,此一憲法義務反而是賦予國民權利,要求國家的憲法體系,必須真正保障人權。

一、國民納稅義務:如果,稅制不公平或貪污舞弊橫行,還有什麼道理可以強制國民納稅的義務。國民納稅是希望建立一個保障人權的政府,推動社會福利政策的政府。

在人權保障體系下,國民的納稅義務,反而使國民有「權利」監督國家財政,確立「無代表即不納稅」、「財稅民主主義」等原則,選出各級民意代表審查預算、掌握國家收支等。

二、國民義務教育:這也是基於國民主權原理下,因為主權者的國民,必須具備判斷力、理解民主運作程序及人權保障原理,進而得以要求保障的「權利」。

國家設置國民義務教育制度,並非強制國民有接受國家教育的義務,而是強調國家有義務落實保障學齡國民的「學習權」。

被課以義務的,應該是國家、教師與家長,必須共同承擔使學齡國民接受完整基礎公共教育的義務。

三、國民服兵役義務:過去只是在統治者意志下形成的徵兵制,明顯不符合人權保障原理。軍人在接受訓練時,常被要求絕對服從統治者、人性也遭到壓制,一旦上戰場立即成為相互殺戮的惡性循環。

甚至,服兵役經常只是為了統治者的野心、歷史的宿命、黨派的互鬥,這些都必然與尊重生命與人格尊嚴的人權保障理念格格不入。

相反的,在人權原理下,服兵役應該是國家基於守勢國防,為了防衛民主、立憲主義及人權,進而形成國民共識,共同建構國家安全保障體系下的制度。

在此前提下,必然會排除無差別的強制性服兵役,同時也要避免國民成為統治者侵略他國或奪權的工具。

此外,特定國民也應該有權利以兵役以外的各種替代方式,來維護和平的生存環境,進而防衛自由、民主、幸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