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抗權與革命的差異 – 台灣憲法學會

抵抗權與革命的差異

立憲主義原理所討論的「抵抗權」,與傳統概念下的「革命」,雖然都屬同一個概念(都是否定現存法秩序),但其實是不一樣的。主要可以從本質、形成及目標,來說明與革命不同。

法國大革命畫作!巴士底獄

法國大革命畫作!巴士底獄

本質:抵抗權是國民全面參與的自救運動;革命只是侷限於部分有政治企圖的集團。

形成:抵抗權有其階段性的形成過程,可以經由各階段達成目的;革命經常是採取主動攻擊手段。

目標:抵抗權是以確立立憲主義的憲法秩序,以保障人權為其最終目標;革命未必有明確的憲法理念配合,甚至經常是打倒獨裁後,只是建立另一個獨裁。

因此,在國民主權原理之下,抵抗權更是不可否認之義務性質的權利,唯有確認此權利的存在,民主制度與自由人權,才具有繼續完整保障的基礎。

雖然,國民主權原理之下,抵抗權是義務性質的權利,但在權利本質上,究竟應屬實定法?還是超實定法(自然法)?學界主要學說如下;

實定法說:憲法是國民與國家簽訂的社會契約,因此,不但國家權力運作,必須遵守憲法與權力分立原則;同時,國民為了持續享有基本人權,也必須負擔忠誠擁護憲法的義務。

抵抗義務的真義,在於抵抗國家權力的違憲行為,以及拒絕服從惡法及不當命令。最具代表性的,便是二戰結束後,西德1968年修正的波昂基本法第20條第4項規定:

「任何德國人,擁有抵抗任何企圖排除(憲法)秩序的權利,但以無其他補救情況者為限」。

電影「帝國大審判」劇照!唯一將抵抗權列入憲法規定的西德波昂基本法,有其歷史反省的特殊背景

電影「帝國大審判」劇照,描寫「白玫瑰」學運領袖希爾兄妹遭專制迫害的故事!西德波昂基本法是唯一將抵抗權列入憲法規定,有其深痛反省歷史的特殊背景

超實定法說(自然法說):回顧歷史發展過程,抵抗權的行使,往往是為了對抗不義政權體制,拒絕服從當時實定法秩序所要求的義務規範。

事實上,傳統抵抗權概念是以自然法為依據,不受任何實定法的規範拘束。例如,法國人權宣言中有關「對暴政之抵抗」,就是指超實定法層次的抵抗權。

此外,日本戰後有關抵抗權理論,也是根據超實定法說,其中論點以日美安保條約鬥爭時期最受矚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