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抗權的必要性與階段性 – 台灣憲法學會

抵抗權的必要性與階段性

回顧整個人類歷史的演進過程,凡憲法上所保障的基本人權,無一不是因為行使抵抗權,進而落實在憲法規定內。

更重要的是,落實國民主權,並享有自由與人性尊嚴生活的權利,還必須及於後代,使後代子孫無須重複行使抵抗權,正是抵抗權的終極目的。

因此,縱使抵抗權完成目標,建立(或恢復)民主憲政體制,並不表示抵抗權就可以揚棄不用。在承認國民主權原理之下,否認抵抗權的存在,不僅不可行而且矛盾。

抵抗權具有全民參與的本質及崇高的目標;維持抵抗權的存在,是保障民主制度,使人權保障體系更充實的重要基礎。

希望能夠不必使用抵抗權,但不能否定抵抗權存在的必要性。

號稱「茉莉花革命」的埃及人民反抗運動,符合憲法學上的抵抗權

埃及「茉莉花革命」的人民反抗運動,符合憲法學上的抵抗權

至於抵抗權的行使,因其性質及演變,各有階段性的發展,主要分述如下:

1、消極性抵抗權:人民被動地不願意服從現存的憲法秩序及政治體制,例如逃稅、不關心政治(不投票或不願談論政治)、移民外國等等。

觀察上述行為,可知消極地不服從,大多為個人行為,不具組織性,而且通常並沒有承擔後果與責任的認知。

2、防衛性抵抗權:此階段的抵抗行為,已不只是不服從,甚至還主動宣揚抵抗理念,結合意見相同的同志擴充抵抗實力。

換言之,這是對價值觀、忠誠、義務等個人理念的再啟蒙,加上積極尋求支持者的結合,因而較具整體性。

3、積極性抵抗權:除了不服從,更進而具體提出改革現行體制的內容與目標,實際「對抗」掌握權力者,並具有接受處罰、承擔責任,為理想犧牲的覺悟,不會因為受到威脅而退縮。

此時行使抵抗權者,不僅不再遵守惡法,甚至認為,唯有挑戰惡法才足以顯示理念主張的「正當性」,並將違反(抵抗)惡法視為公義的表徵。

此時期的特色,就是公開性、持續性及組織性的抗爭。

4、攻擊性抵抗權:此階段是人民主動以實力攻擊掌握權力者,暴力性攻擊為其特色,又稱為「集團性抵抗權」,這已是一種革命權的層次,設法以攻擊手段重建憲法秩序。

此時,最能充分說明抵抗權意義的,就是1793年法國人權宣言第35條:「當政府侵害人民權利,別無其他任何方法可阻止時,起來抵抗反亂是人民及各種力量中,最神聖不可欠缺的權利及『義務』」。

埃及茉莉花革命!抵抗權最後階段的「攻擊性抵抗權」

埃及茉莉花革命!抵抗權最後階段的「攻擊性抵抗權」

由於抵抗權的行使有其階段性,在任何一個階段,若掌握國家權力者感受到警訊,都有機會完成體制內改革,恢復正常憲法秩序。

反之,若掌權者仍舊一貫以巨大的國家權力,進行濫權鎮壓,甚至變本加厲,無異於更激發人民行使抵抗權,加速腳步邁向最後階段─攻擊性抵抗權。

回顧人權發展最為先進的英國與法國,儘管兩者終究都走向民主憲政,但英國皇室可以維繫到今天;法國卻是國王上了斷頭台,最能夠說明掌握權力者,對人民抵抗權的不同回應,所產生的不同結果。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即使進入最後階段的抵抗權,本質上也不同於暴力革命,因為暴力革命的最後,不必然建立憲法秩序;但是抵抗權的行使,必須是以保障人權、恢復憲法秩序為目標。

迴響

  1. […] 抵抗權的必要性與階段性 – 許慶雄の憲法私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