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憲審查的類型 – 台灣憲法學會

違憲審查的類型

違憲審查的類型,首先可以區分為廣義及狹義兩部分,廣義涵蓋「特別政治機關型」與「司法機關型」;狹義則是指「司法機關型」所區分出來的「憲法法院型」(集中審查型)與「一般司法法院型」(分散審查型)。

戰後日本的違憲審查,採美式的附隨審查型(分散型違憲審查),因而有機會在許多地方法院,注入年輕法官的進步性憲法理論。

戰後日本的違憲審查,採美式附隨審查型(分散型違憲審查),因而有機會在許多地方法院,注入年輕法官的進步性憲法理論,加速日本的憲政發展。

值得一提的是,儘管各國主要可區分出上述三個類型「特別政治機關型」「憲法法院型」與「一般司法法院型」。但是,歷經半世紀的運作,逐漸有合流的傾向。茲分述如下;

一、特別政治機關型

特別政治機關型具有高度政治性,不論在組成及審查程序上,都與「司法」有所區隔,由國會與行政機關主導。

除此之外,因為此型可以在國會尚未完成立法之前,預先介入審查以阻止違憲法律成立,做預防性審查,故又稱「事前審查制」。

值得注意的是,相對於下面介紹的「憲法法院型」也可對法律做抽象審查,但是「憲法法院型」同時認為,法律生效之前,應屬國會與國民、輿論作審查與監督的範疇,必須在法律生效之後,才屬司法審查對象。這是兩者之間的基本區隔。

法國是特別政治機關型的代表,馬來西亞及印度也類似。法國1958年第五共和憲法第56條規定,憲法委員會設委員9名,任期9年,不得連任。

憲法委員會委員,每3年改任3分之1。憲法委員中,3人由總統任命,3人由國民議會議長任命,3人由參議院議長任命。

除上述9名委員外,歷任總統為憲法委員會之當然終身委員。依憲法第61條規定,法律在未公布前,當總統、首相、議長或60名國民議會議員或60名參議院議員,認為國會在立法過程有違憲疑慮時,即可送交憲法委員會審查是否違憲。

若確認違憲,則可依憲法第62條規定,禁止該法律實施,行政、司法機關都應遵守。

二、憲法法院型

憲法法院型以德國為代表, 其他奧地利、意大利,以及「中華民國」憲法的大法官會議,都類似此型,其主要特徵如下。

1、獨立審查機關:此型是在一般法院之外,另外設置憲法法院,專門審查判斷法律是否「符合」憲法。

2、抽象審查作用:此型的違憲審查制,必須制定憲法審查程序、手續法,規定提訴資格及相關條件,一般僅限定政府機關及法官等特定資格者才可提請審查。

審查時僅針對法律條文內容,並無具體事件適用的問題,與法律的實際作用無關。

3、憲法保障功能:此型主要目的在防止憲法秩序崩潰,因此當判定違憲時,則該法律立即無效,具一般普遍性效果,以確保憲法秩序不受法律破壞。

4、多功能作用:此型一般都擁有違憲審查以外的權限,例如,部會首長的彈劾、選舉爭議的判定、特殊政治性爭議的判斷等。

三、一般司法法院型

一般司法法院型以美國為代表,日本、拉丁美洲各國及英美法系國家,大多採用此型,其主要特徵如下。

1、附隨審查方式:此型由一般法院在處理具體爭訟時,同時針對關連此一事件的相關法令,或法令「作用」,進行違憲審查。

2、具體爭議事件:此型必須是訴訟事件上,存在具體利益(法益)及權利義務關係,才可進行違憲審查,不可單純對法律進行抽象審查,因此又稱「具體違憲審查制」。

3、法律「適用」違憲與否:此型審查的重點,在於對具體爭訟事件,判斷該法律「適用」是否違憲,而非法律是否違憲。因此判決並未使相關法律無效,除非國會決議廢除該法律,否則法律仍具效力。

4、人權保障功能:此型主要以保障國民基本人權為目的,因此著重於優先解決爭議,使當事者的人權獲得完整保障。至於法秩序全體應如何對應,則屬其次的問題。

四、違憲審查傾向一致的潮流
違憲審查發展初期,有各種不同型態,但歷經半世紀的運作,逐漸有合流的傾向。

例如,「憲法法院型」國家,對於一般法院就具體事件訴訟審理過程中,引發適用法律違憲與否爭議時,得要求中斷審理,靜待違憲審查的判定。此與「一般司法法院」的附隨審查,在程序上已非常接近。

同時,「憲法法院型」又設置了國民可以對權利受侵害提起憲法訴願制度, 最後可進入憲法法院審查該法律、法令是否違憲。

實際上,憲法法院處理此類由國民憲法訴願而來的違憲審查案件,數量已高於抽象性審查。由此可知,憲法法院型在功能上已逐漸涵蓋人權保障部分,並非以優先保障憲法秩序為目的。

此外,「一般司法法院型」也逐漸緩和原告適格要件,對具體權利義務關係採取比較寬鬆基準,使得並非直接關係者的代理訴訟也可以進行,並以類似憲法法院型方式,形成得以間接處理違憲法令侵害人權、破壞憲法秩序的可能性。

甚至連法國為代表的政治機關型,亦逐漸司法化,不論在組成人員及程序上,或有關人權保障問題的重視程度,都已傾向憲法法院型在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