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憲審查的界限 – 台灣憲法學會

違憲審查的界限

違憲審查範圍涵蓋「所有的」國家行為,以及國家對內、對外之相關事項。但違憲審查並非沒有界限,探討其界限更是進一步理解違憲審查之本質的重要關鍵,茲說明如下;

一、違憲審查的階段何在

探討違憲審查的界限,首先應釐清所謂的界限,是指那一階段?例如,是指「入口」階段(是否受理違憲審查)?還是指「出口」階段(進入審查後避免做判斷)。

原則上,入口階段應採取較寬鬆認定,盡可能使爭議進入審查,除非明顯不適合做違憲審查,否則不應拒絕審查。

若屬出口階段,涉及基本人權保障、國民主權或權力分立等憲法基本原理,應該採取較嚴格認定之外,否則以司法自我約束原則,對於不適合介入或判斷亦不能解決爭議的範疇,盡量迴避做出判斷。

二、權力分立的本質性限界

權力分立原則之下,能源開發政策屬行政權的裁量權範圍,司法權須自律不宜也不能介入

權力分立原則之下,能源開發政策屬行政權的裁量權,司法權必須自律避免介入,更無停建違憲之說,此端視行政權如何看待民意,進行決策

依三權分立原理,各權力機關都有屬於該機關,進而在本質上就存在必須自律的權限,例如國會對議員之懲戒權或國會內的警察權;內閣開會的程序、出席人數等。

因此,探討司法權的違憲審查,主要可從自律權與裁量權來說明;

1、自律權部分:違憲審查面對自律權部分,應採取較嚴格認定,避免任意介入審查,否則很容易危害權力分立的制衡關係。

自律權一般都會在憲法條文中明確規定,形成所謂「憲法上限界」,使違憲審查不必介入。

至於未明確規定各機關的自律部分,違憲審查的介入也應慎重。除非明顯破壞憲法規範,才有介入空間。但事實上這時幾乎已進入「抵抗權」層次,以違憲審查很難達到嚇阻效果。

2、裁量權部分:有關憲法賦予國會或行政機關自行裁量部分,原則上不屬違憲審查的對象。除非裁量權涉及「濫用或越權」等少數特殊情況,否則不應成為對象。

例如,首相任免閣僚的原因,國會提出不信任案的理由,首相解散權發動的原因等,都屬違憲審查無法介入的部分。

一般行政機關的裁量,界限較為明確,國會裁量則有各種型態,其中有關立法裁量,要證明其濫用或越權,必須有憲法上立法義務的明文規定,同時必須經過合理的一定期間,才能成為違憲審查的對象。

例如,選區劃分的結果,使國民的投票價值不平等,長期間國會不予修改訂正;大幅變更、延遲選舉日期,或多項選舉合併舉辦,則屬違憲審查對象。

三、人權主體間爭議之界限

人權享有主體之間的爭議,包括人與人、或人與法人的爭議,屬私社會及私法範疇,不同於國家與個人之關係,因此,其自主統制或相互間爭議,原則上,不適合成為違憲審查之對象。

例如,各種私人社團、組織的內部規章。基本上,因違反內部規章被除名,或不符條件被拒絕加入,並非違憲審查對象。

因為「結社自由並未保障任何人都可順利參加任何團體的權利」,因此被除名或被拒絕加入,並不屬於違憲審查介入範圍。

又例如,政黨以黨員違紀參選為由的開除黨籍,黨員不得以侵害個人參政權為由,而提起違憲訴訟,因為此乃政黨自主統制,維護政黨存立的基礎。

但是,相反的,如果是禁止成員退出團體,或者處分造成侵害人權,即屬違憲審查的範圍。

例如,工會的統制權,在憲法上屬團結權保障對象,不完全適用「私社會關係」,因此,工會若以超出以保障勞工團結權為目的不當除名或處分,即可成為違憲審查的對象。

又例如,諸如醫師、律師、會計師等等專業公會,因除名攸關能否執業的權益,有關除名的規定,有明顯不當或侵害人權,亦可成為違憲審查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