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憲審查之司法自制論 – 台灣憲法學會

違憲審查之司法自制論

司法自制論認為,司法機關處理違憲審查時,應盡可能尊重國會、行政機關等的判斷,除非明顯侵害人權或危及憲法秩序,否則在立場上應謹慎的自我抑制、避免介入,因此一般又稱為「司法消極主義」。

憲法的人權保障,並非憑藉多數民意支持,就可以逕行否定,此時,更有賴司法予以審查,保護少數者人權不受侵害。

憲法的人權保障,並非憑藉多數民意支持,就可以逕行否定,此時,更有賴司法予以審查,保護少數者人權不受侵害的憲法責任重大。

反之,主張司法機關的違憲審查,承擔憲法守護使命,為維護憲法理念及價值,應採主動、積極姿態介入審查,此稱之為「司法積極主義」。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探討的「司法自制」,是指違憲審查討論界限時,各種思考方式之一,因此各種學說主張的自制程度,尚非明確的憲法規範或制度。

目前,各方有關司法自制論的主要見解,茲分述如下,

1、司法機關欠缺民主基礎,國會與行政機關首長的存立,都基於主權者國民的支持,具備民意基礎。

因此,應加以尊重,若涉嫌逾越權限尚屬灰色地帶,應期待交由國民或選票檢驗。司法的介入審查,應屬明確且不得已狀況下的消極判斷。

2、違憲審查只是司法作用的其中之一,司法機關若過於積極的行使違憲審查權,容易與國會、行政機關形成對立,捲入是非爭議圈。

同時,司法權輕率介入,將對其他審判作用的客觀、公正形象,形成負面影響,甚至危及司法獨立。

因此,為了維護司法尊嚴,維持司法獨立,對於違憲審查部分,應採較為消極姿態為宜。

3違憲審查在本質上,就是針對違憲爭議範圍才應介入,對於模糊或灰色部分應避免判斷,轉交由政治領域做第一層次處理。

必須同時注意的是,對於司法自制論,也有許多理論認為同時必須考量以下現實;

1、所謂「民意代表」制,實際上並不能保證,「代表」與民意一致,常因選區制度、新聞自由程度、使兩者未必一致,甚至連能否代表多數民意都有問題,因此有時必須依賴司法加以「審查」。

2、違憲審查並非由司法機關自由裁量,而是依據憲法做客觀判斷,憲法乃國民直接以制憲權所制定的最高法規範,其「民意」基礎更為穩固,當然有對抗國會、行政機關的合法性。

3、憲法中還有屬於自然法層次的人權保障,並非憑藉多數民意支持,就可以逕行否定,此時,更有賴司法予以審查,保護少數者人權不受侵害。

4、司法過於自制,反而使維護憲法保障人權無法發揮功能。因此,與其單純思考司法應該消極或積極,不如思考是否違憲侵害人權。

5、審查事項也與司法應採取的姿態有關,對於經濟自由權部分可採消極,但對於思想、言論自由的侵害,若採消極對應,則極其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