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憲審查之統治行為論 – 台灣憲法學會

違憲審查之統治行為論

「統治行為」在英國稱為「國家行為」(Act of State),美國稱為「政治問題」(Political Question),法國稱為「政府行為」(Acte de Gouvernement)。

統治行為論是指,「國家統治作用中,屬於高度政治性的行為,即使在法的範疇可以判斷,但因為可能造成無法收拾的重大憲政危機,此時違憲審查必須採迴避方式對應」。

日美安保條約的簽訂,曾引發日本人民強大抗爭,並被以違反和平憲法的理由,提起違憲訴訟。最後,司法即以統治行為論為主,迴避介入審查。

日美安保條約的簽訂,曾引發日本人民強大抗爭,並被以違反和平憲法的理由,提起違憲訴訟。最後,司法即以統治行為論為主,迴避介入審查。

統治行為主要包括如下三種類型:

1、國家對外行為,包括條約、領土劃定、國家及政府承認等外交與國際法行為。

2、國家機關內部行為,如國會出席定數、內閣會議過程、議員懲戒、任免閣僚等。

3、權力制衡行為,包括解散權運作、不信任理由、覆議權行使等。

基本上,對於統治行為論的主要探討,茲分述如下:

1、設置違憲審查制的目的,自始就是要解決重大、高層次的憲法爭議,因此,要求司法必須迴避高度政治爭議,是否形成更嚴重的憲政對立?

換句話說,司法消極的迴避審查,是否可以有其他解決的模式?若沒有其他解決爭議手段,任由爭議繼續存在或擴大,司法迴避審查是否妥當?

2、現實上任何違憲判斷都會造成法秩序的混亂,單以會形成混亂或危機為理由,是否足以成為迴避審查的要件?

3、司法機關因為政治因素及國際影響,而迴避違憲審查或判斷,是否反而危害司法不受外界影響的獨立本質,使國民對司法喪失信任感。

4、若本質上屬高度政治性,不宜成為違憲審查對象,就應在憲法明文規定排除在審查之外。諸如確定其他機關所擁有的裁量權及自律權範圍,違憲審查即不應介入。

除此之外,所謂模糊地帶是否能成為違憲審查對象,應屬司法機關裁量權限,不應任意再擴大解釋,使違憲審查受干擾。

5、原則上若屬高度政治性爭議,也應先「進入」違憲審查體系內,在審查過程中考量判斷所可能造成的影響,如此對違憲狀態多少形成嚇阻作用。

另一方面在「出口」部分應做緩衝性判斷,使可能形成的憲政僵局有化解之道,如此處理較為妥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