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憲判決效力之學說理論 – 台灣憲法學會

違憲判決效力之學說理論

違憲審查判決對於「司法」以外的其他外部體系,將會產生何種拘束力及法效果,主要有兩種理論,也就是「一般效力說」及「個別效力說」。

「一般效力說」認為一旦判定違憲,除了使相關法律對該事件無效之外,還使違憲法律喪失一般性效力。

「個別效力說」則認為違憲的判定,只是判斷該法律對該事件無效,與法律的一般效力無關。

兩者都認定違憲判決,對爭訟事件有排除適用該法律的效力;但兩者在違憲判決對「法律」本身,是否產生效力,則有不同立場。

日本採附隨型的違憲審查,經最高法院判決違憲後,效力雖僅只於訴訟個案,但同時有助於形成判例與促使國會修法。

日本採附隨型的違憲審查,經最高法院判決違憲後,效力雖僅只於訴訟個案,但同時有助於形成判例與促使國會修法。

一般效力說在初期採取積極堅定立場,認為一旦判定違憲,則徹底否定法律的存在,甚至有溯及效果,使法律自始無效,以免造成法適用上之差異。

但是,理論上,司法權只擁有「消極阻止」的權限,雖然可以制衡國會與行政機關,但是並沒有取代立法、行政的權限。

因此,一般效力說為避免危及權力分立原理,造成違憲審查被誤認為是取代國會立法權及行政執行權的超強權限。因此改採「消極的一般效力說」。

所謂「消極的一般效力說」,就是違憲判決效力並不是宣告該違憲法律自始無效及廢除,只是使違憲法律對任何人無效,得不適用該法律,類似凍結法律,因此又稱「凍結理論」(Dormant Theory)。

另一方面,違憲判決效力亦要求並促使國會修改法律,行政機關暫停執行該法律,以化解違憲狀態。

至於「個別效力說」,主要的基本主張,茲分述如下;

1、違憲判決若使法律無效,將侵害國會立法權,危及權力分立本質,允許少數幾位法官即可否定代表國民的國會所制定的法律,亦可能形成主觀、獨斷的司法。

2、法官若僅對個案做審查,較能發揮違憲審查權限。反之,法官若考慮到判決將會使法律無效,影響層面廣大時,必然傾向保守,無法期待積極制衡各種違憲狀態的憲法職責。

3、相對於一般效力說認為,若只對具體個案產生效力,將使法的適用有差別;此說認為違憲判例確定,即可對類似事件有一致的拘束力,有效救濟同樣型態的權利侵害,對人權保障產生一般性實效。

另一方面,個別效力雖無法使法律無效,但亦可促使國會修法、行政機關暫停執法,在不危及權力分立的前提下,達到廢除違憲法律之目的。

4、個別效力說同時也採用一般附隨審查型,原來就是以解決個案的違憲狀態為前提,與法律是否無效並無關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