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憲判決效力之基本理解 – 台灣憲法學會

違憲判決效力之基本理解

綜合前述,回顧違憲審查之歷史發展、實際運作、以及對判決效力的不同學說理論,對於違憲判決效力,可以歸納出如下的基本理解;

1、憲法明文規定則無疑義

採用憲法法院獨立審查型(集中審查型),若明文規定違憲判決得宣告法律無效,其無效的法效力,當然直接具備憲法依據。同時在必要時,亦可針對個別事件的法律「適用」宣告其無效。

採用一般法院附隨審查型(分散審查型),若明文規定違憲判決只針對個別事件法律的作用(含內容及適用)無效,法律的無效判定並非違憲審查權限範疇,也可以使判決的效力明確。

美國有關否定同志婚姻的違憲審查,爭議數十年,聯邦最高法院法官從早期「不違憲」判決,到近年傾向擱置,顯示這個新人權仍在奮鬥中!

美國有關法律否定同志婚姻的違憲審查,爭議數十年,聯邦最高法院法官從早期「不違憲」判決,到近年傾向擱置,顯示這個新人權仍在奮鬥中!

2、不違憲判決(或合憲判決)效力有其界限

違憲審查結果,若判定不成立,即屬「不違憲判決」,本質上與違憲判決不同,亦即,「不違憲」的效力僅及於這個爭訟的個別事件。

因為法律不可能因一次的判定不違憲,就認定該法律絕對且永久合憲,或不可能再違憲。

法律的作用涵蓋很多未知部分及不確定性,唯有能一再確認其並不違憲,法律才具備合法性、正當性。

3、違憲審查判決效力會因性質而異

違憲審查結果,是判定違憲時,可能包括針對法律、命令的「內容」;針對法律、命令的「適用」情況;針對國家權力作用(處分、執行)等三種。可見,違憲判決效力未必然導致法律、命令的無效或不適用。

因此,有必要從不同判決性質及其產生的效力,進一步說明違憲判決效力;

1、違憲判決若認定法律、命令內容的違憲,憲法法院獨立審查型會產生一般效力,使違憲法律無效。其宣告無效的方式,包括立即無效、一定期間後無效、及實施之後無效。

同樣是判定法律、命令內容的違憲,一般法院附隨審查型只具有個別效力,該法律、命令針對該事件無效,但法律、命令在為改廢之前,仍繼續存在。

2、違憲判決若認定法律、命令的「適用」違憲,則與內容規定無關。此時違憲判決只認定引用法令或執行法令時,應在特定範圍內才屬「不違憲」,運用至其他部分則違憲無效。

例如,集遊法條文規定遊行應事前申告,接受公安機關「審查」。違憲判決認定,所謂「審查」不可及於遊行目的及理由,審查應只限定在遊行路線及時間,否則會違反憲法保障集會、遊行自由權利。

如此,則違憲判決效力並不及於法令的內容(審查可否)的判斷,只是限定審查應在特定範圍內,才不至於違憲。因此,判決效力並不涉及該法令無效或不得適用該事件。

3、違憲判決若認定國家權力作用(處分)違憲,則與法令內容、適用無關,僅針對該國家權力作用,對國民的處分方式宣告違憲無效。

例如,民事裁判中有要求當事者雙方得在法庭外自行和解的規定,但是法官卻強制雙方「和解」,即有可能違反憲法保障「國民要求審判權利」,而被違憲審查判決該「作用、處分」違憲無效。

此時,並非規定和解的法令無效,也不是和解不適用於該事件,而是國家權力作用(法官的強制和解處分)違憲無效。

因為,和解的前提是當事者雙方同意,法官並無強制和解處分權,加上憲法又明文保障「國民裁判請求權」,因此法官的「處分」違憲無效。

最後,更值得一提的是違憲判決除了具有拘束性法效力之外,實際上也不可忽視違憲審查在過程與結果,都可能形成的各種附帶「效果」。

例如,下級法院的違憲判決並非最終判斷,上訴的結果可能被推翻。但是,這些中途夭折的違憲判斷,有時形成很大的社會影響,迫使國會、行政必須面對問題,重新調整修改政策、法令,使原來有違憲可能的狀態,得以完全排除。

甚至,有時違憲審查尚未判決前,在學界、輿論的壓力下,政府機關已自我反省調整法令,使違憲狀態提前去除。

因此,違憲審查除了判決效力之外,也有各種不容忽視的政治效果。

違憲審查機制的存在,使其效力不僅在審查結果,在人民了解憲法並普遍關注人權之下,可促使行政與立法的自我約制

違憲審查機制的存在,使其效力不僅在違憲審查的結果,而是當人民了解憲法並普遍關注人權之下,亦可促使行政與立法的自我約制